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知识大全

有哪些关于对冲基金的书籍值得推荐?

有哪些关于对冲基金的书籍值得推荐?

推荐一本国内非主流国外非常火的书,06年的inside the house of money,国内好像有译本叫黄金屋,听说翻译的不好,没看过,可能是没有交易经验的人翻译的,我看的是英文版,个人觉得其实翻译成“纸钱屋”可能听起来更屌。

最近重新读这本书,还是能读的既津津有味,又受益匪浅。这本书写了十六个做“global macro”的对冲基金经理,用对话的形式,探究每个人的投资策略,由于作者自己跟对冲基金有很长时间的接触,所以问的问题非常好,pm也回答的很诚恳。稍微翻译总结下,未完待续。

1. Jim Leitner (Falcon capital management)

个人评价:四星半

背景:
Jim的起步跟jesse livermore有点像,都是从抄黑板开始的。当然Jim很快就做熟了这个猴子都能干的活(monkey job),开始自己当broker(撮合银行间交易的人)。做了两年后,摇身一变从电话那头来到了电话这头,加入了jp morgan做了一个外汇交易员。有几个很有趣的点,一,做金融的好像都是从monkey job开始,二,当年很多trader是从其他渠道做起的,比如broker或者银行里面的中台后台,三,broker很赚钱!(jim从broker转到做trader,工资从7w降到了1w7)

jim做了几年,被bank of america挖去当所有小币种外汇交易的头,开始牛逼,赚的比大币种还多。这一段时间,还是以做市交易为主。后来辞职去了lehman做自营交易,但是发现lehman不如想象中喜欢冒风险,就再次跳槽去了bankers trust(后来被德国银行收购了)。

这是真正牛逼的开始,公司领导愿意冒风险,而且jim也牛逼,第一年就把外汇交易组的利润做到了10倍(从600w做到了6000w)。一战成名,公司把他从纽约派到了伦敦(伦敦才是外汇交易中心)。后来跟大部分牛逼的老交易员类似,找公司要了一笔钱,就开始自己出来做交易了。做了两年,基金越来越大,决定一脚踢开银行,自己独立做基金。

交易方式:
分两个阶段,开始在银行主要还是交易外汇,jim主要是靠他发现的几个交易策略赚的钱,他发现当时市场上有几个免费的午餐(free lunch):

一. 买高收益货币卖低收益货币(这个是外汇市场最古老也是最持续的“free lunch”,只怕现在做外汇交易的人,还是大部分的钱是从这类型交易中赚出来的)

这个交易长时间是赚钱的,但是很多牛逼的人也死在了这个交易上。关键是高收益货币贬值时要跑,而jim的窍门是这类型国家贬值前央行多半会有动作,所以这个需要长年经验累积才能做的好。

二. 短期外汇期权的价格总是过高(系统的卖短期期权)

这个是因为人们的交易倾向总希望短期内以小博大(看看a股的期权就知道),所以会平均多付出一点点钱来做这个交易。当然,这个也是个刀口上舔血的交易方式。

三. 长期外汇期权的价格其实很便宜(长期指一月以上,系统的买长期外汇期权,这个后来证明不怎么赚钱)

这个其实有点违背常识,很多人去随便测试下也会觉得其实从波动来看,implied vol还是大于realized vol的。但是这里的诀窍在,外汇市场是一个趋势市场,长期来看市场很少会在一个固定的位置随机波动,市场往往会朝着一个方向波动,所以在vol上多付的钱,可以在delta上赚回来。

四. 外汇市场的日内波动大部分是噪音(所以日内,或短期做mean reverting交易,高卖低买)

做外汇的都知道,外汇的日内波动跟长期的趋势变化比非常大,所以做好back test,系统设置mean reverting的系数,长期来看是可以赚钱的。

自己单干后,jim的交易模式有了一定的改变,变成更像是smart beta diversification类型的基金。

所谓beta,就是每个资产类型每年自己的平均收益,比如股票呢,7-8%,债券呢,4-5%,房地产,5-10%之类的。耶鲁大学基金的swensen是beta diversification的始祖,其交易理念就是承认自己不可能打败市场,所以不择时,同时承认市场长期来看是有正收益的,所以市场中唯一的free lunch就是diversification(分散投资),靠分散投资来减少收益的波动性,增加sharpe ratio,如果投资者允许,增加杠杆。这个模式被大部分的主权基金所接受,所以这年头你看看所有的主权基金,下面都会分成很多各部门,负责每个资产,就是为了beta diversification这个free lunch。

那么所谓的smart beta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承认只有投资才有收益,但是在每一个单项资产中选择比较聪明的方法来获得超额收益,比如jim自己擅长的外汇交易中,就有之前提到的四个“free lunch”,那么如果你投资时用这些方法,就能取得大于beta的收益。smart beta其实很多时候很难跟alpha分的清楚,现在的主流对冲基金其实都走上了smart beta这个方向。

jim一开始分散投资的时候用的就是最简单的diversification,五个大资产方向(股票,债券,外汇,大宗,房地产)每个方向投20%的风险(这里面要注意,不是20%的资金,而是20%的风险,这个其实很bridgewater的ray dalio的risk parity概念很类似,就是说大波动的小杠杆,小波动的大杠杆,尽量把分散投资的好处做尽)。

后来开始用一个叫做investment clock的概念,做了一个tatical asset allocation的模型。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觉得国家的经济,就像一年有春夏秋冬,每一个资产在不同的季节有不同的表现。那怎么区分季节呢?就两个,一是增长,而是通胀,所以四季对应的就是高增长高通胀,高增长低通胀,低增长高通胀,低增长低通胀。所以他需要做的就是确定是哪个季节,然后相对多投资在这个季节表现好的资产。这里他提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想法,就是这个模型不需要很聪明,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当季节来临的时候确定这是什么季节,意思是不是用这个模型来猜我们即将进入什么季节,而是当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季节之后,确认我们真的在这个季节。这个可能有一点违背常识,因为很多人认为一定要比别人先看到了一些机会才能赚钱,但是jim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很多人其实反应很慢,所以真正赚到钱的人不是那些能看到10步以后的人,而是那个永远比最慢的大众快一步的人。所以宁愿慢,而不要去猜测,只有确定的机会才敢确定的下注。

接下来 一些交易怪癖:

jim觉得世上最有用的书是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说他像读圣经一样读每个星期的经济学人,并从中找到了很多好的交易想法。

jim投了很多“乱七八糟”国家的股票,比如加纳,前南斯拉夫的一些小国家,应该是读经济学人中的毒。

jim终。

2. Christian Siva-Jothy(Semper Macro)

个人评价:三星半(可能有点偏见,因为Christian做的是固定收益我比较了解,而且知道最后semper2011年做挂了,所以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找为什么没做下去)

背景:
Christian是博士毕业后开始做的trading,而且进入的机缘也比较偶然(去各大银行招聘会混酒喝,最后谈的不错去了花旗)。在花旗一开始做的是英镑外汇远期(fx fwd,第一位主人公jim也做过),主要是以做市为主,两年后很顺其自然的开始做英镑利率交易,开始渐渐做自营。

在花旗四年后,去了高盛,加入了自营部(高盛情结么?),那是1991年。1993年的时候已经一年一个人干下一个亿的利润,开始有点飘飘然,结果1994年在英镑日元外汇交易上一下子亏了1-2亿美元。牛逼的地方来了,当年的高盛还是很牛逼的,居然没有炒他的鱿鱼,反而把这个组其他人干掉了,让他开始当自营的头。

之后就顺风顺水,从94年以后他当头的固定收益自营就再没亏过钱,直到04还是06年出去开始单干,一上来就募集了15亿规模。

交易方式:
也还是分两方面,一个是在银行的交易策略,一个是离开银行自己单干后的思维想法。

在银行的时候,感觉是个big punter(爱赌),从他91年去高盛,94年就能亏1-2个亿,就能看出,骨子里赌性很足。同时最爱的书是股票做手回忆录,只怕是以jesse livermore当榜样。当然94年的大亏,让他学到了不少,开始控制自己的赌性,意识到流动性的重要性(每一个大亏过得人都会跟你讲流动性⋯⋯)。他的主要交易逻辑是,一年会有三到四个大的交易机会(可能是趋势,也可能是一些大的dislocation),那他主要就是要抓住这几个大的交易机会,如果做对了就一定要加码赚饱(挺有高盛风格,高盛的管理层往往把手下的交易员当期权来玩,对了一定要大赚特赚)。同时,94年的大亏也让他意识到永远不要short gamma,不要做carry trade(这个我觉得只怕有点言不符实,因为他也提到他大部分的钱是从做多方向赚来的,而做多固定收益本身不就是carry trade么?),所以很喜欢用期权来表达看法。

后来自己单干做对冲基金后,主要的想法还是想把高盛prop desk的风格延续,就是继续大赌。当然他提到了一点可能只有交易员才能有体会的事情,那就是一个交易员0到-10%是最难的时候,是从30%到20%完全不同的概念。也就是对于交易员来说,我一年如果亏10%,我可能今年就不能再交易了,所以往往交易员一年初始总是比较谨慎,要赚出一点缓冲才能开始大赌。所以交易员很多时候会藏点利润带到来年就是为了第二年的时候做起交易来不会被精神上的-10%束缚。你可以说这个irrational,但是这个的的确确在很多银行基金都会出现。

当然,我算是做了弊,知道最后semper做垮了,从08年开始连续亏了三年,11年的时候就关了,所以可能带有一点偏见。不过的确觉得christian是个厉害的trader,但是可能不一定适合做对冲基金。而且94年之后每一年多赚钱,其实也跟大环境有关,因为固定收益走了一个大牛市,现在这么多的零利率负利率,所以做固定收益的赚到了钱也不是什么非常困难的事情。反而是出去做对冲基金后,债券的利率已经接机谷底,固定收益这一块的钱越来越难赚(要跟brevan bluecrest抢钱),所以最后渐渐做垮了也就不是什么非常意外的事情。

投资怪癖:

christian是一个典型的固定收益交易员,他不相信去一个国家做实地考察有任何的意义。

christian最爱的书是股票做手回忆录(感觉这本书会被反复的提起)。

christian终

3. Andres Drobny(Drobnt global advisors)

个人评价:一流的研究员,三流的交易员

背景:
跟前面两位交易出身的主人公不同,Andres是学术圈出身。在学术圈混的也不错,在剑桥读完了博士后就留校当了经济学教授。当他听到他的那些不是很聪明的学生都去伦敦金融城赚大钱,他心思不能静下来了。作为一个经济学教授,他经常给金融时报写些社评,其中正好有一篇被bankers trust的研究老大看到了,就聘他当了个银行的经济学家。那是1987年,andres 33岁。(做交易的33岁只怕快退役了吧⋯⋯)

做了2年,andres就当上了research的头,再过了两年,因为他对经济的看法跟管理层有冲突(管理层还在做着erm的carry trade,而他觉得erm一定会垮,并且公开的发表自己的意见,所以管理层很不爽。当然最后的结局大家都知道,92年soros把erm打爆了),就去了瑞信,去做了一个类似于策略师,经济学家,加上一点点交易的这么个角色。在瑞信又做了六年就退休了,(前前后后一共也只在这行业做了10年,当年钱太好赚了吧!)去加州开始去享受生活。当然做过金融的人,如果离开后不是心真的离开,过一阵子就会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所以就捣鼓着开了一个专门卖经济分析和投资策略的drobny global advisors。所以严格意义上,这哥们没有做过对冲基金。

交易方式(研究方式):
由于是从学术圈来的,andres一开始并不理解市场(很多做research的可能到最后也没理解市场,理解交易),不过当时的交易员很多都是长于交易本身,而对于自己交易的产品到底是什么,怎么来的,为什么会这样动,只有朦胧的感觉,却不知道背后的经济原理。所以当andres来到trading floor的时候,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用处,就是给交易员快速的分析经济数据。两年后,当他当上了head of research之后,他开始更多的研究市场和经济的结合,之前可能只是更多的研究每个经济数据,说明哪个国家fundamentally表现更好,现在可能更进一步,在决定了方向之后,开始寻找好的交易方式来表达这些fundamental view。这时候,他遇到了人生的贵人,也就是第一个主人公jim leitner(对的,他们正好都在bankers trust,一个是head of research,一个是head of trading),他有了好的交易想法,就跟jim讲,jim如果同意他的逻辑,就会大规模的赌,跟soros和rogers的结合很类似。所以跟rogers一样,andres能找到对的交易,但是自己做交易却往往赚不到大钱,可能有两个原因,一,胆子不够大,往往赚了就收手,而交易员往往赚了后加仓,二,跟jim说的一样,可能做research的人,往往看事情都是早市场十步,所以往往做交易的时间点不是很对,导致往往是比市场早太多的放上了交易,浪费了时间也经受了损失,当终于市场开始同意他们的逻辑,他们往往已经经受了太多精神上的折磨,导致一赚钱就跑了。

所以其实andres自己做交易不成功,自己在瑞信做了个内部的小对冲也表现一般。所以这也可能是他只待了10年就离开了这个行业一样,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厉害,而是他的个人性格,思维方式更适合远远的看着市场。所以当他开了一个类似于咨询的公司后,反而做的更加如鱼得水,因为他不用再每天盯着市场的上上下下,而是可以用更长远的目光盯着市场,提醒对冲基金大佬们市场已经悄悄的有了哪些变化。

交易怪癖:

Andres是一个contrarian(contrarian指的是跟大众有相反的意见的人)。但我觉得他有点走火入魔,就是为了不同而不同,只要任何的交易是很多人都看到的,他就绝对不做。他只愿意做那种快市场10步的交易,也难怪赚不到钱。

Andres是一个control freak(控制狂)。这个在银行中还真不少见,很多人都有着非常强的控制欲,必须要所有事情当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一旦有些许不同,就会紧张,就不知道怎么办。

Andres终

4. John Porter (Barclays Capital)

个人评价:司库中的战斗机

背景:
又一个博士,而且是个心理学博士。经历跟前面的andres有点类似,也是一个励志混迹于学术圈,对于交易抱有一种远远冷看的态度。毕业后教了一年书,然后正好世界银行招人,就去了世行,在世行好像做了7-8年research后,正好投资部要人,就去投资部当了个头,管理200亿的global fixed income portfolio(固定收益部)。在世行做了两三年,发现钱赚的还是不多,就跳槽去了moore capital(louis moore创立的,也是对冲基金元老级人物)。那是1993-94年。在moore做了两年,发现风格不匹配,就跳去了另外一个对冲基金,又做了两年,估计也没做好。(从世行跳到对冲基金的确是为难了john一点)正好这时候barclays银行招司库的head of investment就去barclays,在barclays算是柳暗花明,做了8年,每年平均收益30%。(这个只怕有水分)

交易方式:
感觉世行一直做的是economist和strategist,所以跟andres一样,也是一个从fundamental角度看事情的主。所以在世行做的应该还不错(世行是一个不怎么在乎短期收益的组织,只要最后能赚到钱,中间亏多少多无所谓的主)。但是当94年跳到moore马上就出了问题,因为原来做交易很简单,研究研究经济,看看市场,然后说,我喜欢这个,然后就买,亏了就继续买,然后最后只要赚回来就行。但是到了moore,需要短期交易,需要亏了就得止损,赚了就得加码,马上就跟他的交易方式格格不入。93年做的还行,因为猜对了方向,结果94年就被moore逼的把交易头寸加大到三倍,结果市场转向,一下就亏了50%。这还不算什么,他亏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整个人亏到要去厕所吐。。。所以没做两年就离开了moore,最终直到去了barclays treasury才如鱼得水。为什么呢?因为treasury是一个很神奇的部门,是一个买了债券可以不用按市值来记值的部门,是一个买了债券只看债券coupon,只看current income的部门。所以突然一下,john的弱点都无所谓了,而他的优势被无限放大了。在barclays,他可以真真正正的去买他觉得便宜的债券,然后不管债券在市场上跌成什么样,只要最后市场能恢复理性,便宜的债券mean revert,他就能赚到钱。所以他根本不用择时,他只需要去找市场上的价值就好了,就像是股票里的巴菲特,不用管市场怎么样,只要公司是好的就能赚钱。突然,交易这个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

他只做固定收益,而且只做国债类型的,所以没有信用风险,他唯一需要看的就是央行到底会不会加息,和市场怎么price这个的。只要市场过于偏激的猜测央行时,他就可以进场收钱,而且牛B的是他完全不在乎市场会不会继续变得更极端,因为他的头寸不用mark-to-market。所以他最擅长的就是所有国家利率的前端交易,喜欢做1y1yfwd的利率互还(这个可能有点深奥,其实赌的就是市场比如猜测一年内会降息100点,而他觉得央妈不会这么极端,就可以去市场上pay一个1y1y,如果一年内央妈没有降息这么凶,他就赚钱了)。

所以归根到底,他也不是一个一流的交易员,更多是一个一流的策略师,他能看到市场上的dislocation,却不是一个知道怎么从dislocation上赚钱的人。他能选股,却不能择时。他比andres运气好的是,他找到了一个适合他的部门,所以也做的挺好。

交易怪癖:
john是心理学博士,但是也做不来交易(感觉做交易要趁早,这种35岁才开始做交易的,有家庭,书读的也多的,很多时候很难做到那些20岁出头小伙子的锐气)

john喜欢观察月亮(你没看错,真的是月亮!)因为他说他看到一个研究说月圆之日,一般都是变盘之时。。。

john从来不觉得交易员有什么了不起,也觉得交易员对于社会没有什么贡献。(所以心里还是比较认可自己是个搞学术的,是一个只是为了赚钱才不小心坠落到华尔街的博士)

john最喜欢的书是when genius failed(应该有中文版,讲的是99年ltcm的故事,可能跟john自己的经历有共鸣吧。)

john终

5. Sushil Wadhwani

个人评价:人生赢家(读了博士,去了高盛,做了央行,开了对冲)

背景:
又一个博士,不过感觉更前两个比起来明显人生赢家多了。LSE读的博(前面也有好几个跟lse有这样那样的关系),一个教授很喜欢他,就帮他找了个research assistant的活。然后教授跟高盛的chief economist很熟,就把sushil推荐去了高盛,一开始应该做的是research加strategy,后来做了几年,当了head of equity research,可能平常跟对冲基金打电话比较多,然后被paul tudor jones(跟之前moore齐名,甚至更有名气的大佬,87年股灾赚了200%,天赋技能:看图表,据说87股灾做空是因为图表跟29年很像)看中,招去了tudor capital。

做了两年,正好英国央行改革,要招一批业界的人进央行决策圈。sushil为了完成儿时的梦想,就去了boe,开启了高盛旋转门时代(看看现在多少央行的老大是高盛出身)。boe做了一届后,就出来自己做了个对冲基金。具体业绩不详。

交易方式(可能更有兴趣的是央行的决策模式):
简单讲一下他的交易方式,因为他最让人感兴趣的其实是他央行的经历。
他一开始交易也和前两位主人公一样,犯同样的错误,因为其实背景很像,读了博士,三十多岁开始做交易。究其原因,我觉得就是三观建立的时候是在读书,读的都是大师的文字,接受了一个固定而且不轻易改变的世界观,觉得世界应该是怎样,而当接触市场后,就发现诶,怎么不一样,为什么书上说出这个数据时,外汇要跌,而市场却是涨。所以很少博士出来就做交易,大部分都是做策略,因为策略相对来说离市场远些,可以更多看的是3-6个月市场会怎么样,可以躲开策略师的弱项择时。

当然前面两个为了避开弱点,一个去做咨询,一个去了银行司库,本质上都没有解决问题而是避开了问题。那sushil的办法是什么呢?就是他选择尽量避开需要择时的资产,而用长期期权来表达自己的global view。如果有些没办法做长期期权的交易,就严守严格的stop-loss,而且交易被stop之后,会给自己放一天假,好好再想想这个交易,如果还喜欢,可以再放上。

我们再说说他在央行的经验心得:

1. 市场永远比央行对数据的敏感度大。很多时候市场可以在一个数据后马上改变对央行下次会议的看法,而央行里的人更多看的是一个月的综合数据,不会说某一个单项数据就能改变加息还是不加息的决定。

2. 央行里面的人也会看市场,会看市场对他们下次会议决定的看法。但是这个看法大部分情况下不会影响他们的决策,也就说他们不会为了说市场觉得央行不会加息而暂停加息。当然我觉得这个不是绝对,得看央行里面是什么人,因为也有人提出说市场没有price in加息,所以要不要我们先这个月说我们有可能加息,然后下个月再加息,给市场调整的时间。

3. 他个人觉得每一次25bps加息降息其实对于经济是没有太大影响的,更总要的是整个加息周期。

4. 他同意格利斯潘的观点,就是央行对于资产价格的泡沫没有什么好办法,更重要的还是cpi和price stability。

交易怪癖:

sushil最喜欢读的是凯恩斯的书,觉得凯恩斯的话,哪怕是某次会议中的发言都非常深刻。

sushil最喜欢的央行行长是格林斯潘,觉得他对经济的判断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

sushil终

6. Peter Thiel(Clarium capital)

如果sushil是人生赢家,那peter thiel就是magic boy。前面三个如果有点无聊的话,那peter thiel绝对不会。因为这哥们创建了Paypal,如果比不知道他,但是你绝对不会不知道paypal另外一个创始人elon musk。也就是当elon musk去捣鼓特斯拉的时候,peter没事就去创立了一个对冲基金。后来对冲基金行情不好了,他又去写了一本畅销书“从零到一”。当然这些可能都是他的课外兴趣,他的老本行还是风险投资,只怕现在硅谷上的大项目里,都会有他的资金在里面。明天更

这本要坑了,书留在家里了,没法更了,peter thiel和jim rogers可以看看,有兴趣的看原本,相信都可以有所领悟的。

这是分界线,都是手机打的,质量不能保证。

最近重新翻另外一本更有名的书,那就是market wizards系列中的hedge fund wizards,这是一本2012年才写完的书,而且是schwager出的书,所以大佬们很给面子。(这哥们80年代写的market wizards指引了很多现在牛B的fund managers,所以更加容易采访到牛B的大佬们)

1. Colm O'shea ( COMAC capital)

个人评价:四星半,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pm,虽然好像今年的瑞朗黑天鹅亏了钱,已经倒了,但是他关于很多事情的看法我非常的赞同。

背景:
colm一开始是对经济很感兴趣的,说他从12岁就知道自己想去大学学经济,而且很牛B的是他在上大学之前就已经在一个经济咨询公司做model了。但是与前面的那些博士毕业的经济学家相比,他上大学时就意识到经济这门学科已经走入了歧途,太多的数学,太多的做model,而失去了本来的意义,而且不仅仅是做model,而是做的model要跟大家一样才好,因为经济咨询行业不允许你跟其他人截然不同(如果你有一次完全跟consensus不一样,而你错了,那你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导致所有人以model当幌子,其实唯一要做的就是看别人怎么预测,然后自己加一点减一点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然后他说到改变他一生的事是他上大学前去罗马度假时,没事在住的地方看到了一本老书,然后改变了他的人生(猪脚光环啊!)。猜猜这是什么书?对了,就是那本改变了很多人人生的“股票做手回忆录”!colm说这本书讲了关于交易所有的事,像不像什么武侠里面的秘籍,谁捡到谁就能牛B!然后他就对市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毕业就去了花旗做了个交易员。然后刚开始去的时候就碰到了大事件(1992年英镑脱钩erm),那时候他还有点学者气质,跟老板说英镑绝对不会脱离erm,因为政治上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结果当天就被打脸,从此之后就明白了市场跟书本有多么的不一样。colm在花旗做了11年,没有一年亏损,然后去了soros的quantum fund做了两年,然后又去了balyasny做了两年,就自己出来开了comac。comac最多时候有50亿美金aum,应该是刚08-09年危机的时候(08年大危机的时候赚了38%),后来就一直下坡路,好像11-13年都没赚到钱,然后15年瑞朗又亏了一笔,好像去退钱了。

交易方式:
schwager给他的标题叫做“knowing when its raining”,我觉得说的很传神,就是说这哥们不赌,他只等雨下下来了,才开始卖伞。什么意思呢?就是他不赌,他不去猜顶和底,他只等顶和底发生之后才进场,甚至当他确定一个泡沫破灭的时候,他也不会去卖空,因为他知道每一个泡沫的破裂都会伴随着剧烈的反弹,而他不愿意忍受这种反弹带来的占时亏损。所以他只做他确定的,比如泡沫破裂时,经济走差,那么央行肯定会降息来救经济,所以他宁愿去买债券,也不愿意去卖空股市。所以把钱给这哥们管理,你会很放心,因为,一,他虽然会有fundamental view,但是他不会像经济学家出身的pm一样一路做空泡沫,二,他非常的稳健,只在非常确定的情况下出手,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在之前很多年没亏损的秘诀。

但是一个人的强项,往往也是他的弱点,由于他太保守,所以他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做一些纯粹由市场情绪发起的行情。所以他很多时候没办法从泡沫行情中赚到钱,甚至在震荡行情中会亏钱,因为震荡行情很多时候只是情绪上变化导致的。当然15年瑞朗上亏钱,我有点不理解,可能是基金压力太大,没办法只能跟着大家做carry trade,最后死在了carry trade上。

所以,要想像soros这样的几十年不倒,真的不容易,特别是这年头大家都这么的短视,很多时候,情绪带动的行情,作为基金经理也得参与,哪怕心中非常不认同行情的逻辑,可能这哥们自己做个family office会更好,因为他的专长就是捡钱,那么就得耐着住寂寞,等待市场出现捡钱的行情。

交易怪癖:

colm三观很正(当然是从我自己的价值关判断),对于很多事情都有很深的见解。

colm最喜欢的经济学家是凯恩斯(必须的啊!)

2. Ray Dalio(Bridgewater associates)

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管理1200亿美元的aum!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hao.sh.cn

关于作者: 谈股论金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