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行情大盘

「康恩贝股票」中信建投:券商股具有重要战略配置价值 保险股至暗时刻已过

「康恩贝股票」中信建投:券商股具有重要战略配置价值 保险股至暗时刻已过

【中信建投:券商股票具有重要的战略配置价值。保险股度过了黑暗时刻】国内券商受益于资本市场改革的加速,具有重要的战略配置价值。同样,随着保险行业前期打压因素的边际改善,“开门红”下的左手市场也是可以预期的。

国内证券公司受益于资本市场改革的加速,具有重要的战略配置价值。同样,随着保险行业前期打压因素的边际改善,“开门红”下的左手市场也是可以预期的。

今年10月,经纪公司板块,的“良好开端”市场再次跑赢指数,沪深300指数,但整个一周的表现都落后于银行和保险。对此,《红周刊》记者采访的中信建设投资非银行首席执行官赵冉表示,券商崛起的逻辑是扎实的。他指出,“资本市场改革在未来必须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主线,其持续时间可能远远超过一至两年。”在这种背景下,证券公司的基本逻辑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证伪。同时,赵冉认为,如果下半年疫情继续缓解,保险业将走出最糟糕的时期,现在是布局干预的左手时机。

券商负责人投资逻辑稳定

小券商有更高的业绩弹性

《红周刊》:券商拿下牛?的主要逻辑是什么

赵冉:券商是与资本市场直接挂钩的行业,发展和完善资本市场是政策的主旋律。2021年,可能会出台更多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措施,证券业将是最直接的受益者。纵观券商两大业务,重资本轻资本,券商的业绩也有相对稳定的支撑。

《红周刊》:不过,根据该机构的预测,券商2021年和2022年的整体收入表现似乎并不乐观。

赵冉:一般很难保证长期预测数据的准确性,尤其是经纪业绩等指标。但可以确认的是,未来资本市场改革会有一条非常明确的主线,可能会持续远不止1-2年。所以,在我看来,券商基本面的逻辑是短时间内无法证伪的。

再者,从资产配置来看,居民资产配置中的股权投资比例与海外发达市场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所以证券行业的长期增量空间还是相当充足的。

《红周刊》:单看市盈率,券商整体估值已经高于历史平均水平。

赵冉:作为一只周期性很强的股票,券商的估值体系不应该只参考PE,还应该关注PB-ROE的逻辑。由于证券公司的重资业务比重越来越高,短期业绩导致的PE剧烈波动并不能很好地反映公司的内在价值。其次,即使用PE作为衡量标准,相对于消费、科技等热门行业,券商类股还是有估值优势的。

截至10月16日,券商板块整体PB为2.14倍(深湾券商II),历史中位数为2.66倍,距离2015年峰值5倍,安全边际较高,总体而言,券商类股仍有向上估值空间,至少估值不会成为负担。所以很明显,券商类股下行空间不大,但上行行情需要更多的因素才能产生共鸣。

《红周刊》:银行业券商和“合并”传闻券商的投资机会有哪些?

赵冉:如果把券商分为两类:龙头综合性大型券商和特色精品券商。我认为,在股东有背景的首席券商或券商,会从两个方面受益:一是行业成长的贝塔,二是行业集中度的提升,也就是强化马太效应的逻辑。根据数据,2019年,承销收入前十的券商雅高

对于很多特色券商合并的传闻,我觉得更多的是“买入预期,卖出事件”。因为这些谣言无法证伪但短期内无法确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市场的投资情绪。而且小券商的业绩弹性很高。在行业景气度高的时候,小券商的业绩增速往往会超过大券商。可以认为,小券商就像“彩票型”的股票,长期盘整之后的意外利好消息会带来更高的超额收益。这是因为这些小券商基本面还算稳定,一旦有资金推动股价,就会积极反映。但随着有利的落地(“卖盘事件”),很可能会呈现一个涨退的过程。

《红周刊》:你是怎么筛选出首席经纪人的?

赵冉:主要从主营业务收入的构成和规模中选择,比如投行、资产管理、经纪、自营等收入最高的券商。其次,还要考虑公司的股东背景和业务结构。

《红周刊》:“经纪航母”一直是政策的主攻方向,但国联证券和郭进证券这样的“联姻”似乎很难达到目的。那么,相对于“婚姻”,内生增长是否有可能实现“经纪航母”?

赵冉:我认为实现“经纪航母”的最好方式是联手,或者做一个在战略收购上有特色的小经纪公司。而且券商两大业务,重资本轻资本,真的可以通过并购做大做强。比如重资本业务的核心是资本规模,资本扩张可以通过并购实现;然而,资本清淡的投资银行和经纪业务也可以通过并购来弥补业务的不足。

但是,并购可以分为两类。一个是受监管政策影响。比如《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对股东,证券公司的资质进行硬性约束,那么相关股东的减少可能是政策的影响;另一种是市场化选择。例如,2018年,CICC收购了中投证券,该公司利用中投证券填补了经纪业务的不足。所以具体情况需要具体分析。

《红周刊》:有投资者告诉我们,目前券商并购浪潮已经到来。你同意吗?

赵冉:所谓的M&A只是一种形式。重组完成后不成为航母级券商。打造航母级券商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从战略布局、组织架构、业务协作等维度与海外顶级投行进行对比,甚至需要借助金融技术提升公司内部运营效率。目前国内的主券商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红周刊》:与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国际投资银行相比,我国目前的证券公司发展有哪些困难?

赵冉:实际上,国内证券公司的资本相对稀缺,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业务规模的扩张。与国内资本市场相比,海外资本市场非常成熟。大浪淘沙后,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现在处于相对稳定的阶段。

但国内券商发展空间很大。过去包括现在,国内券商主要是分开发展业务,比如IPO和债券发行是分开运营的,但未来的业务模式可能会从“以我为中心”转变为“以客户为中心”。也就是说,券商不仅仅是提供单一的服务,而是伴随着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如“A轮缺钱,B轮缺业务,C轮缺战略资本,上市后战略布局,1/12”并购等。并为实体经济提供一站式资本市场解决方案,这是可以为客户增加量价价值的投资银行模式。但是我们国内的投行还处于快速成长的初级阶段。

《红周刊》:总体来说,你如何评价一家券商的价值?

赵冉:拆分经纪业务,分析其重资本业务是否优于市场的收益,轻资本业务是否能给客户带来量价价值。诚然,有业内人士评论说,券商业务的特点是“重资本业务的波动,掩盖了忽视资本业务的努力”。此外,如果我们研究PB-ROE系统,基本面支持的低PB高ROE的券商可能已经有估值优势。

保险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投资时机合适

《红周刊》:我们注意到,与券商相比,今年保险的市场表现平平。是什么制约了保险的市场表现?

赵冉:保险的估值主要受利率、趋势,股市表现和保费收入的影响。利率下调会抑制保险股票的估值;股市的表现会决定保险能否获得超额收益;保费收入对保险估值的影响体现在短期。今年上半年,板块保险实际上陷入了“戴维斯双杀”。一方面,长期利率大幅下降,配置盘收益率下降,保险投资方收益为下降;另一方面,经济增长放缓加上疫情影响,对保险的承保方(责任方)产生重大影响。这两个因素的共振可能不影响当期利润,但会影响投资者的预期。

但随着下半年疫情的缓解,保险股票市场走出了最糟糕的时期。此外,从长期来看,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基数较低,因此出现明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肯定会回升。

《红周刊》:部分投资者认为,溢价将在明年上半年“收复失地”,迎来报复性增长。你的期望是什么?

赵冉:我同意这个观点。而且由于保险业的复苏可能会稍微滞后于宏观经济周期,出现的保险业也将在经济数据复苏后的一段时间内复苏,时间甚至可能在明年上半年之前。事实上,在今年双年节之后的“开门红”中,保险行业表现不错。

《红周刊》:从布局角度来看,什么时候介入比较合适?

赵冉:如果你身居要职,你可以干预。目前,新华保险和中国人寿的市场已经启动,但中国平安还没有发挥出实力。所以在这个岗位上,我觉得平安很划算。

《红周刊》:板块,金融还有哪些地区具有长期投资价值?

赵冉:是金融科技板块由于疫情的影响,更多的金融机构加快了布局的数字化改造,成立了金融科技中心,以提高自身业务的运营效率。但从投资机会来看,出现,可能会出现“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情况即第一轮受益的可能不是有数字化转型需求的金融机构主体,而是为金融机构提供解决方案的各种科技公司。

(证券市场红周刊)

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s://hao.sh.cn的知识

关于作者: 康恩贝股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